当前位置:深圳摄影业历史大佬杜月笙是如何跻身烟土行列走上发达之路的?
大佬杜月笙是如何跻身烟土行列走上发达之路的?
2022-11-20

在民国时期的上海滩,杜月笙是与黄金荣齐名的青帮大哥。但黄金荣已经成名立万儿的时候,杜月笙还只是个小角色。当时,他只身一人闯荡上海滩,加入了青帮。后来在师叔的举荐下,杜月笙进入了黄金荣的黄公馆做事,从此开始了自己的发达之路。

自打进入黄公馆,杜月笙虽然是处处小心,仔细观察,但有很多谜一直藏在他的心里,令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比如,黄金荣虽然身为华捕头脑,但几乎不用去上班,每天早晨很晚才起床,吃过中饭,就跟几位赌友玩牌,一玩就是三四个小时,四五点钟,赌局结束,四位赌友嘻嘻哈哈的结赌账,相约明天继续。吃过晚饭,再到澡堂里泡泡澡,让人搓搓背,捶捶腰腿,如此一天就算过去了。

杜月笙很奇怪,难道黄金荣只是挂个空衔,不用具体做事吗?

后来,通过观察,杜月笙明白了,其实黄金荣是二十四小时都在做事的。不管是在他用餐的时候,赌牌的时候,泡澡堂的时候,甚至于在睡觉的时候,捕房里有人来了,俯身凑近他的耳朵,低声的报告出了什么事情,于是,黄老板眉头一皱,眼睛珠子转两转,他也偏过头去,就在报告者的耳边,简单明了,吩咐个三言两语,报告者连连点头应诺,旋即离去。不用多久,事情就解决了。

原来,黄金荣在法捕房领一份薪水,而在家里却供养着十几个人,一旦出事,侦察的,抓人的,办交涉的,自然有人替他代劳。所以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都只要动动嘴皮子,事情就解决了。

这个谜解开了。但另一个谜又产生了:凭着法捕房的那份微不足道的薪水,怎么支撑黄公馆里惊人的开销呢?

不说别的,单是每年的隆冬季节,黄老板一次性给叫花子们发放的新棉衣、新棉裤就有3000套,外加3000块大洋,更不用说平日的用度、赌资,以及发给手下人的薪水了。

在当时,一幢普通的房子才不到一千元。那三千元可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。而黄老板在施舍这些钱物的时候,眼睛都不眨一下,可见这些在他眼里不过是些小钱。在当时的杜月笙看来,黄老板简直是富可敌国了。

可是,这么多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?

终于,有一件事替杜月笙解开了谜团,令他豁然开朗。

有一天,杜月笙刚刚从外边回来,立刻感觉到黄公馆的气氛十分紧张,一排人站在大厅两边,大气不敢出,黄金荣做在中间的椅子上,看起来十分愤怒。他赶紧小心地站到马祥生身旁,心里想:大概是出大事了。

就在这时,黄金荣发话了:哪个做了家贼,自己站出来。要等到让我查出来,那后果你们心里清楚。

说完后,黄金荣环视一圈。

此时,静的吓人,众人连喘气都不敢大声。但片刻之后,众人你看我,我看你,一脸疑惑,就是没人站出来。

黄金荣一看这情况,反而平静了许多,大手一挥:行了,都去做事吧。

众人解散后,他留下几个心腹,吩咐道:“不要对外声张,你们给我暗地里查。”

回到灶披间,杜月笙才从马祥生那里得知:原来是公馆里失窃了。失窃的是两包很小的东西,外面用皮纸严密包裹,打开来是硬硬的一块,有点像“糖年糕”。杜月笙曾不止一次见过,装满“糖年糕”的麻袋运到黄公馆时,时间多半在月黑风高的深夜,只要是此物运到,黄公馆一定会戒备森严,连于此无关的自家人,都必须老老实实呆在屋里,不能看也不能问。

那天黄公馆里有一只麻布袋,发现被人悄悄打开了。黄老板赶紧叫人把“糖年糕”倒出来清点,结果,少了两块。

于是,就出现了大厅里黄老板大发雷霆的一幕。

这事儿发生后,一连几天,黄公馆里都是草木皆兵,人人自危,唯恐自己被怀疑为那个家贼。

好在,没过几天,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。

原来,有个在黄公馆当差的下人,自家兄弟从乡下来看他。没想到,他的兄弟见财起意,趁着众人不备,就顺了两块。回到乡下后立即脱手,卖了一千多块大洋,买了新房子,还娶了新媳妇。

失窃的事情发生后,此人也怀疑过自己的兄弟,但他又一想:一个乡下人哪有这么大的胆子。为了保险,他托人回去一趟,要问清此事。

当回来的人告诉他“你兄弟刚买了新房子娶了新媳妇”时,他一切都明白了,吓得两腿一软,瘫在了地上。

为了自保,他赶紧把此事报告了黄金荣,并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,替自家兄弟求情。

没想到,黄金荣微微一笑:“既然不是家贼,那我就不算塌台,也就算不上什么大事情了。这事就算过去了吧。”

这事儿过后,黄公馆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。

得知此事后,杜月笙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:那么两块东西就值一千块大洋?后来他才弄明白,那不是普通的糖年糕,而是传说中的鸦片烟土。

原来那一麻袋一麻袋的东西,都是烟土啊。他心里的谜底终于解开了,难怪黄老板手面这么阔绰,原来是靠的这个啊。那不用说,黄公馆的核心圈子就是运烟土的那帮人了。他暗下决心:一定要跻身运送烟土的行列。

暗下决心之余,杜月笙才想到黄金荣饶恕窃贼的一幕,于是在心里暗叹:黄老板不愧是英雄豪杰,胸怀就是宽广,这么大一个事情,就这么了结了。

但他又有点狐疑:虽然不是家贼所为,黄老板不算塌台,但连黄公馆里都失窃,黄老板岂不是很没面子,他怎么会这么容易放过窃贼呢?

这个新谜在杜月笙心里盘旋了很久。直到有一天,他看到那人坐在地上大哭,一问才知道,他那偷了“糖年糕”之后买房成亲的兄弟,好日子没过几天就突发暴病,死了。

杜月笙心里一惊。

难道是……?他不敢多想。只是,从此之后,他更加小心了。

深圳摄影业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20198030
深圳摄影业,文化,情感,历史,游戏,教育,社会,旅游,国学,两性